余文菲十分痛苦
2019-09-08 03: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940年春,余文菲结识了陈伯达、艾思奇等在延安的名人。陈伯达慢慢地与余文菲接近,始则相互交换学习心得,继之深谈古今中外的名人与学问。1942年陈伯达与诸有仁离婚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公开。1943年,由董必武做月老,两人结婚。时年,陈伯达40岁,余文菲25岁。

陈伯达办理离婚前后,开始与延安中央党校另一位姑娘相识。余文菲,湖北红安人。1938年秋天,余文菲来到延安,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为第四期学员。毕业后,又被送到延安马列主义研究院学习,后分配到中共党校工作。

经过交谈,陈伯达得知,邻座的姑娘叫诸有仁,四川人,是中国共产党重要领导人罗亦农的妻妹,受其姐夫的影响、鼓励和帮助,亦去苏联学习,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当时诸有仁,还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陈伯达也把自己的简单经历告诉了诸有仁,面对着仅比自己大4岁而有如此丰富经历的陈伯达,诸有仁不禁充满敬意。

当时陈伯达主持马列学院日常工作,因刘光在延安的时候和胡乔木是老同事老搭档,而且又是好友,而现时的胡乔木又和陈伯达是同事,同为毛泽东的秘书,故刘淑宴在中央马列学院学习时,就受到了陈伯达很好的照顾。三年的接触,两人走上了相爱的道路,并于1950年结婚。

陈伯达与刘淑宴结婚之后,又生一男一女,女儿取名陈岭梅,儿子取名陈晓云。有了孩子之后,再去双桥那边工作十分不方便。于是,1956年,陈伯达把刘淑宴调进中南海,担任自己的秘书。

七七事变爆发后,陈伯达一家三口,向革命圣地延安奔去。向中共中央组织部报到以后,陈伯达先后在陕北公学、马列学院和中宣部工作。诸有仁被安排在延安干部子弟学校任校长。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陈伯达夫妻也全力扑在工作上。

文革开始后,陈伯达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也开始发生裂变。1967年二月抗争后,陈伯达既受到毛主席的批评,又受到五副四帅的斥责,还受到中央文革小组内部张春桥、姚文元的猛烈攻击,一度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这期间刘淑宴天天为陈伯达担心,陈伯达也终日心烦意乱,回到家中,两人经常发生口角。

婚后,余文菲倾其全部精力打理陈伯达的衣食住行和着书立说。余文菲不辞辛苦的打理,也促使陈伯达在延安时期进步很快。1945年,余文菲生下儿子陈晓农。

刘淑宴直言不讳:我看啊,文革第六个回合,该打倒你陈伯达了。你不用在家跟我耍威风。陈伯达就怕别人说文革第六回合要打倒他。此时此刻,见其妻如此与他对峙,他简直气得要死,可是也拿刘淑宴没办法。刘淑宴见这着棋很奏效,以后每逢吵架时,就拿这一手对付陈伯达。这样闹了多次,陈伯达与刘淑宴越来越觉得对方陌生,越来越觉得日子没法过,家庭的破裂日益逼近。

回国后,1933年,陈伯达与诸有仁一同奉调,前往张家口同盟军司令部工作。陈伯达负责编辑刊物,撰写文章,两人的生活稳定了些,生活也有所好转。在张家口,经吉鸿昌主持,两人结了婚,第二年生下了儿子陈晓达。

刘淑宴,四川灌县人,1922年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在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工作。1942年,20岁的刘淑宴与南方局青委书记刘光结婚。1943年夏,刘光在重庆病故,二人育有一个女儿,名叫刘海梅。1946年春,刘淑宴带着未满3岁的女儿来到延安。

全国解放后,余文菲随陈伯达到北京,被分配在北京一所中学教书。两人因经常吵架,已经无法再很好地生活下去了。1949年,经中共中央组织部同意而离婚。两人离婚后,孩子留在陈伯达身边。1950年,组织上分配余文菲到中共中央中南局工作,后中南局迁往广州,余文菲不愿意离开故乡前往他地,就留在武汉医学院工作,待遇仅为副科级,具体工作是管理图书。

陈伯达的家庭属于闽南一般人家,其父过世后,家境日益衰落。陈伯达15岁去厦门读书。从厦门集美师范学校毕业后,常年东奔西跑,之后又投身革命,暂时还没有时间,没有机会解决个人婚事问题。

结婚之后,陈伯达组建了一个五口之家。长子陈晓达,在苏联学习。次子陈晓农,始读小学一年级。女儿刘海梅改姓陈,读小学三年级。刘淑宴于颐和园北边中央马列学院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北京通县双桥农场任副场长,每周回家一次。

陈伯达第二次婚姻,初时很幸福。当时,陈伯达正处于前途无量的时期,因此,余文菲显得十分富有青春活力和贤淑勤快,陈伯达对这位年轻的妻子亦十分满意。

1970年秋,陈伯达倒台后,刘淑宴在山东疗养所被隔离审查。1982年回到北京,一气之下,把其长女又改回姓刘,把其子陈晓云,也改姓刘,叫刘晓云,并教育其子女与陈伯达断绝关系。

年过30岁的诸有仁和陈伯达结婚后,9年操劳,东奔西跑,西北黄土高原的终日风沙,让她过早地挂上粗糙的皱纹。而陈伯达此时正摆脱了昔日的艰难生活,跟随毛泽东,当上秘书,走上青云直上的道路。在感情问题上,夫妻间的裂痕越来越大,而对外陈伯达解释为夫妻性情不和。诸有仁对此,有苦难言。

1927年,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陈伯达,奉党组织之命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此时,23岁的陈伯达正处于风华正茂、青春无限时期。与陈伯达同车前往的,有一位端庄纤细的南国姑娘,坐在陈伯达的邻座。近十天十夜的火车,两人也就自然而然地亲近起来了。

后来,陈伯达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把刘淑宴发配到山东济南部队某部疗养所软禁。刘淑宴在疗养所心中十分苦楚,更恨陈伯达不该用政治方法来解决家庭问题。

1942年延安整风期间,陈伯达托人出面调停,两人办理离婚手续。这样,两人相互之间爱恋了6年,婚后生活了9年,随着陈伯达地位的变迁,两人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1985年2月23日,诸有仁离开了人世。

然而,康生掀起的特嫌问题,搞得陈伯达家里鸡飞狗跳。在陈伯达看来,身为毛泽东的秘书,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家庭有特嫌存在的。在余文菲看来,她亦深知此点。为此,余文菲十分痛苦,几乎发展到神经质的程度。为此事,两个人在家中经常拌嘴。后来余文菲问题弄清了,是个好同志,不是特务,但出现的家庭裂痕再也无法愈合了。

1989年9月20日,陈伯达去世。通知刘淑宴后,她虽然没有出席陈伯达的遗体告别仪式,但也送了花圈,表达了夫妻之间的哀悼。7年之后,即1996年的6月,刘淑宴去世,中央办公厅人事局为刘淑宴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遗体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ussiantransit.com腾讯分分彩平台,购彩平台排行榜,高频彩漏洞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