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靠在他身上
2019-07-07 08: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几个兄弟陪他出生入死,如今好不容易享些福,殷楚实在不愿意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大家兄弟之间的和气。陶百合以往的性子骄傲而又任性,她骨子里带着出身门阀的傲气,对于那些与他一块儿结义行为粗鲁的义兄并不喜欢,嫁他几年,对于殷楚的那群结义兄弟从来都没有主动放下身段讨好过,这些嫂子们她更是端是架子从不来往,如今竟然主动请嫂子们带着侄女进宫,她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殷楚一张脸庞满是厌恶之色,坐在他怀中的江敏珠安静的坐得笔直,既不靠在他身上,显得过份亲昵以至于显得自己太过随便,又不会离得太远,让他抬手抓不到的距离,听到殷楚发火,江敏珠低垂下头来,问了一句:“你可要去瞧瞧?谁也不知她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若是任由她将嫂嫂们得罪,恐怕对夫君与诸位叔伯之间的情谊不好交待。”她声音平静,说的话却恰好说中了殷楚心里最担忧的地方,这片大楚的江山是兄弟们陪着他一块儿打下来的,以后要想一统楚国天下,还需要这些兄弟们帮着来,若是百合不知轻重将自己的兄弟得罪,他眼中闪出寒光来,杀意从中一闪而过。想到这些,殷楚也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了身来:“摆架长秋宫!”当初为了将自己心肝宝贝安置在离陶百合最远的地方,为了避免被她伤害,殷楚给江敏珠安排的宫殿是在离长秋宫极远的紫宸殿,这一路就算是有强壮的侍人抬了步辇飞快的赶过去,也最少需要一刻半钟的功夫,在这中间,百合邀请的那些妇人早就已经半被强迫的带着女儿进了宫里,殷楚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她办完这些事儿大半个时辰之后了,而宫里王太后在同一时间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宫人前来回报说百合邀了那些妇人入宫时,王太后一开始还不以为意,她的女儿殷敏在三天前递了牌子,直到昨日才被百合批准入宫,今日一大早殷敏便赶进了宫中来,这会儿还没有离开,本来想趁着宫门落了锁,今日晚上便陪着母亲歇在宫里的,毕竟与公主府的用度吃穿相比,宫中样样都要精致了许多,这一段时间百合不允殷敏入宫,殷敏心中将百合恨了个半死,可是她气得肚子都快要炸开来,却压根儿无计可施,因为她就是想告状都没有办法,以往想进便进想出就出的宫墙此时牢牢挡在她面前,她连王太后的面都见不到,更别提见到自己的弟弟殷楚,自然也告不了百合的状。此时听到下人回报百合请了人进宫中来,殷敏一听到百合的名字,牙齿便咬得‘咯咯’作响了起来:“娘,她又想闹什么妖蛾子?”这一回被百合禁止入宫内,殷敏觉得脸上无光的同时,也有些害怕,她一直认为太后是自己的母亲,殷楚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应该是这大楚国最尊贵的女人,毕竟她出身自大楚皇室的殷氏,可是直到这一回百合收拾了她,殷敏才发现自己这个所谓的公主有时并没有什么作用,若是百合有心想收拾她,她恐怕见不到殷楚的面,便会被百合整死。经此一事,殷敏越发尝到了权势的重要之处,若今日掌管着这整座後宫命脉的人不是百合而是她,自己想要见母亲弟弟,便用不着经过一个外人的同意了,殷敏原本就有野心,否则当日也不至于会用献女人的方法来讨殷楚欢心,想要换取更多的权势,如今在尝到权势重要之处后,她对势力越发看重,对于百合也是恨之入骨,听到她名字,脸便黑了大半。“上回她来见我,拿了个名册,说是想要替你弟弟挑些女人,充填後宫。”王太后也看到了女儿那张难看的脸,叹了口气,将当日百合说准备要替殷楚找女人的事儿说了出来,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说这话时,殷敏那张瞬间阴沉下去的脸色:“说得倒是好听,口蜜腹剑的贱人!若她当真如此大度,我的儿子如今膝下也不会只得一个子嗣,还是从她陶氏百合的肚皮里爬出来,我早该儿孙满堂,你弟弟哪会一把年纪,仍只得一根独苗的情景?”王太后心中不满,抱怨了几句,殷敏心里却是如同掀起了涛天巨浪一般,不由冷笑了起来,难怪百合当日敢对她那样不客气,既将她赶走不说,而且还敢不许她进宫来,原来这个女人竟存了跟自己一样的心思,想往殷楚身边塞女人,她又岂会如了百合的愿?现在殷楚年纪大了,又身为皇帝,富有四海,殷敏再傻,却清楚如今自己的一切都是殷楚给的,唯有抱紧了殷楚,自己以后才会有更多的权势,更好的生活,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送女人讨好弟弟的路子,百合却想与她争抢,夺人饭碗如杀人衣食父母,殷敏岂能容她?“娘,这事儿不妥!”一想到刚刚宫人回报,说是被百合请进宫里的女人这会儿都已经快走到了宫内,殷敏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起来,若是这批女人被纳进宫中,以后殷楚後宫人员丰足,她再送女人,便不显得稀罕了,她要趁着殷楚没同意时,阻止这事儿!“有何不妥?若是她改了性儿,愿意要送,哀家自然是欢喜不已。你弟弟现今已经一把年岁,本该多子,乡下人家,他这把岁数的人,儿子大些都该已经快议亲了,陶氏愿意替他张罗,你着什么急?”王太后虽说心疼女儿,可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仍是儿子,以前陶百合压着不让殷楚纳妾,陶家又仗势欺人太甚,王太后知道儿子还要靠着陶家,因此对于陶百合这样的举动虽然十分不喜,却都勉强忍了,现在百合好不容易自己想通,殷敏却说这样不妥。女儿是自己生下来的,王太后哪儿有不知道她心中盘算的,当下便瞪了她一眼,正想再教训她几句,殷敏眼珠却是一转:“听说她唤进宫里来的人大多都是皇上的结义兄弟之女,这不同辈份,若是进了宫里来,往后让人如何嘲笑殷氏?”王太后听到这话,倒是有些犹豫了起来,殷敏情急之下说出口的劝阻有用,当下便又劝了几句,磨得王太后答应与她一块儿前去长秋宫阻止百合了,她这才松了口气。殷敏急得上火,心中将百合诅咒个不停,这会儿百合脑海中不停响起系统的提示:“长平公主对宿主好感度-5,长平公主对宿主好感度为0,长平公主与宿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打压长平公主气焰,成功奖励曼妙动人的舞姿,失败则失去紧窒勾魂的名器。”一路催着抬辇的下人急赶着到长秋宫时,非常完美,那群女眷还没有进到长秋宫里。陶百合虽说不受宠,却占着一国之母的名份,她所居住的长秋宫是这整座後宫之中最华丽最中心的居所,照规矩,女眷们进宫之后若是没有百合的特许,进宫时她们便得下了步辇靠步行入宫,这一从宫门进来,便要走上近一个多时辰,百合就是有意如此,她要给这些女人们一个下马威,让她们知道,若是有权势,她们可以在这座宫中横着走,她们可以坐着马车入内,可以让下人抬着她们进来,而若是没有权势,进宫之前哪怕她们再被册封为什么亲王候爷夫人,她也得乖乖下了马车步行进来,这样的举动虽然细微,可却最易激起一个女人心中的不甘之意。听到脑海中系统的提示,再听到下人回报说是王太后与长平公主到来时,百合正倚在软榻上,拿着一本後宫分封的册子,心中已经开始盘旋起这批进宫的姑娘要如何安置,王太后两人进来时,她并没有起身。如今百合已经相当于和殷楚翻了脸,殷楚现在想杀她的心思不用系统提醒,她自己都能感觉得到,殷楚应该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若是陶家没有了利用价值,殷楚必会第一时间取她性命。而在此之前,百合自然没有必要再去讨好殷楚的母亲,至于殷敏,系统都提示殷敏与自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百合自然更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脸色,因此这两母女二人进来时,百合依旧靠在软榻上,甚至连眼儿都没有抬一下。“陶百合,你放肆!太后来此,你竟然敢不起身!”殷敏这会儿看到百合都是一肚子的气,再看自己二人急匆匆前来,百合却悠闲的躺着,坐没坐相,一副漫不经心十分轻怠二人的样子,殷敏心中大怒,忍不住便喝了一句:“我要让皇上治了你的罪!”“若本宫不起身,太后和长平就能退回去?”百合听到殷敏这话,勾了勾嘴角,殷敏对她的好感已经降到最低,系统已经提示殷敏对她生出了杀意,可让百合觉得有趣的,是殷楚对于自己的好感已经只剩区区5点,系统却从未提示过自己需要小心的话。r1152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ussiantransit.com腾讯分分彩平台,购彩平台排行榜,高频彩漏洞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