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得文明了
2018-05-08 13: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郝堂的村路,让人回忆起那个远古年代的村庄。自然散布的民居房屋,豫南的狗头门楼、清水墙,用木头垛起的柴扉,依水的小桥,精心修葺的土坯房翠竹掩映,溪水环绕。花园般的居住地,配上楚韵特色的房舍,真可谓是人在画中游。

来的人越来越多,郝堂人开办了茶社、饭庄等多种农家特色经营项目,腰包也更鼓了。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从众多村民和干部的口中,更让记者感受到这乡村记忆的深意,郝堂原汁原味的传统村落建设,更多的挽留了丝丝乡愁。

如今的郝堂,芳名远播。2013年11月被国家住建部列入全国第一批建设美丽宜居小镇、美丽宜居村庄名单。全国只有12个村庄入选,郝堂村是我省唯一入选的示范村。2014年11月又入选《2014中国名村影响力综合排名》,这次由中宣部点名宣传的美丽乡村,全国只有七处。

夏天的郝堂,苍茫原野一片碧色,四周绵延不尽的青山峻岭,将人的思绪带回远去的历史长河,让人思绪着农耕亘古时代那种朴实的生态与自然,追忆着远离我们而去的清净与幽然。

村里每一个特别的地方都有石刻的名字,仿佛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千百年形成的村落布局,其中包含了多少历史的沧桑?石砌矮墙,草搭长亭,勾起了多少童年的往事?雨水让砖石上长满了青苔,但反而很好看,仿佛是时间来过的脚印。这个村庄是这样的安静这样的温柔,包容每一个过来的人,甚至是一阵风,一场雨。

的确,被改造的,不只是环境。环境的美化,带来的是人心的凝聚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到郝堂村的个别游客随手扔的垃圾,很快就被村民捡拾了,这怎能不让这些城里人大感羞愧。

2011年,平桥区领导请来了10年前就给农民画房子的画家孙君,而让画家留下的理由,是村子原有的魂儿。土墙、老树、小河,千百年形成的村落布局,凝固了历史的沧桑。孙君的工作室里,挂满了草图,村民们自由选定。主家改与不改,全凭自愿。

郝堂原本不美。这个大别山下的普通村落曾和众多的豫南村庄一样,闭塞、贫穷,青年外出、孩子留守、老人无依,小河塞满了垃圾。

无论是画房子的人,还是动手造房子的人,都特别注意了对村庄原味的保留,没有一味推陈出新。一切都顺着村庄的肌理,一切都留着时间的痕迹。

画家画出来的房子真好看!许多人家主动参与进来。村头那几棵两人合抱的枫杨树下,原来就是村民周祥林家的两间平房,为支持新村建设,他没要一分钱补偿款将其拆除,亲手铺上青石砖,成了郝堂的一景。

7月27日清晨,穿过苍翠的山岗,寻着淡雅的荷香,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中央和省内十几家媒体的记者慕名来到传说中的美丽乡村信阳市平桥区郝堂村。

一进入郝堂地界,只见山峦旷野间,白鹭从田野上飞过,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喜欢高歌欢唱的小精灵们要么翱翔蓝天,要么在密林山野中高歌低吟,带来久违的天籁之音,让人耳目一新。

路边有人家,有袅袅升起的炊烟。路边的狗懒散的晒太阳,好像在等待客人的到来。又见炊烟,来自最近的村庄,仿佛在等一个遥远的人。

郝堂太有灵性了。每一堵老墙,每一座院落,每一株古树,甚至每一朵野花都泊在宁静中,为你屏蔽喧哗,让时光在这里过滤、沉淀。而池塘边的草长莺飞,小河畔的蛙鸣阵阵,定会让你回到儿时的烂漫。你还会感慨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吗?

郝堂村的石刻立于天地间,下面盛开着花朵,仿佛现在已非人间了。它是郝堂忠诚的守护者,它默默地注视着郝堂的荣辱变迁。

村路依山沿河,路面都已铺了柏油,路边的葱珑树木和野草乘势疯长,把山峦包裹的严严实实。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了河流,发现了村舍,路边的房子古老而又亲切,后来,我们被那花带去了目的地。

正如信阳市委书记郭瑞民所言:郝堂村经过几年的建设,村庄变美了,村民变富了,变得文明了。现在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农村,那就是,农村是有价值的、农民是有尊严的、农业是有前途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ussiantransit.com腾讯分分彩平台,购彩平台排行榜,高频彩漏洞版权所有